1. <progress id="uxuwz"><big id="uxuwz"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1. 你的位置: 桑德閱讀網 > 靈異 > 詭疍
        《詭疍》最新章節 詭疍白陽胡慶平全文閱讀

        詭疍 黃金塢

        主角:白陽胡慶平
        主角是白陽胡慶平的小說是《詭疍》,它的作者是黃金塢寫的一靈異類小說,文中的靈異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古往今來,老百姓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各行各業,也皆有風險。若論危險程度,那自然是在水里討生活的。而這....
        狀態: 連載中 時間: 2022-10-27 11:34:52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  2000年,遼口,龍灣鎮。

        今天是周末,來龍灣鎮旅游、購物的游客是平時的幾倍。

        附近的酒店、工藝品店早已人滿為患,唯獨是龍灣鎮東頭的這家“龍灣第一珍珠坊”,連個鬼影子都沒有。

        不過,倒不是游客不識貨,而是這個店里,實在沒什么可買的東西。

        雖然門頭上的那個“龍灣第一珍珠坊”的招牌看著很唬人,可店里偏偏并不售賣珍珠,僅有魷魚絲、烤魚片以及一些貝殼制品,這些東西哪兒都有賣的,何必去他家呢。

        珍珠坊的老板是一個24歲的年輕人白陽,他坐在門口看著來來往往的顧客,嘴里也嘮叨個不停。

        “瞧一瞧看一看了??!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了??!”

        “新到的大田螺,早晨剛從海里打撈上來的??!”

        “魷魚絲、烤魚片都可以現場后買了??!不好吃不要錢了??!”

        ......…

        盡管白陽吆喝的十分賣力,但壓根沒人過來。

        白陽嘆了口氣,看著招牌上的“珍珠坊”三個字,自言自語起來。

        “祖訓祖訓,真沒見過這樣奇葩的祖訓!白氏后人不得采珠,違背者逐出家門......這不是要把我活活餓死嗎?”

        白陽念叨起祖訓,心里一團火。

        但這還沒完,旁邊還有人要“火上澆油”。

        “哎呦,白老板,您這海產品賣出去了嗎?您這一個珍珠坊成了海鮮超市了......哈哈哈!要我說,您這店還不如盤給我呢!”

        賣炸串的虎子沖著白陽不停地壞笑,虎子一邊說話,手里還在炸著肉串菜串,忙的不亦樂乎。

        “滾滾滾!你一個賣炸串的還想盤我這個店?做夢吧你!我們家這個店有上百年歷史,是龍灣鎮風水最好的店鋪......”

        “是是是,那是從前,你也不看看現在,我這半天的收入都比你一個月多了......哎,先生,您的炸蘑菇和烤腸好了,一共20塊......得勒,您慢走!”

        虎子拿著錢在白陽面前揮了揮,一副得意的樣子。

        白陽不愿意再跟虎子斗嘴,起身回到店里從柜臺上拿出了一本書。

        這是一本關于“采珠”的古書,是白陽的父親白衛國給他的。

        白衛國在白陽小的時候就說過,從白陽的曾祖父那一輩往上算,有一位算一位,全都是遼口有名的采珠人。

        遼口的西面臨近渤海,遼口當地人便以打魚、采珠為生,尤其是白氏一族,可以采到遠海的上等珠貝,得到頂級珍珠。

        凡是白氏族人,從小就會學習這本“采珠”古書,該書據說分為三部分,第一部分,是關于珍珠的采集之法,以及對于不同種類珍珠的鑒別、珍珠的藥用說明。

        第二部分最是神奇,記載了水下風水術!

        風水術多見于陸地和河灘,而關于湖泊甚至海洋的風水秘術大多已失傳,白家流傳下來的這一本顯得彌足珍貴。

        曾有富商出價萬兩黃金想要購買,被白氏族人拒絕了,足以見得此書乃是無價之寶。

        而該書的第三部分,是缺失的,白陽問過父親白衛國,可白衛國說自己也從未見過。

        在白陽小的時候,白衛國經常將族人采珠的事跡編成小故事講給白陽聽。

        在別的小孩尿尿和泥、放屁崩坑的時候,白陽就已經記住了很多采珠的小故事。

        結果等到白陽第一次下水,本想試著去采珠,被白衛國拎著耳朵拽回了家,險些將白陽的屁股打開了花。

        “白陽,記得,不許采珠!”

        在白陽詫異的眼神中,白衛國說起了緣由。

        白氏一族的采珠行當,從白陽的曾祖父那一輩開始,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曾祖父臨終前留下遺囑,讓后代不得再去采珠,違背者逐出家門,死后也不得入族譜!

        幸好白家因采珠擁有不少資產,才得以讓后代能繼續享福。

        可惜的是,“富不過三代”,到了白陽這一輩,老底正好吃光。

        白陽抽著煙嘆著氣,曾祖父啊曾祖父,你我未曾謀面,你干嘛要整我?你定的這個規矩,明顯是要逼死我啊......

        白陽雖然不忿,但也謹遵祖訓,真的從未采珠。

        曾經白陽也想過,那位自己沒見過的曾祖父雖然說了自己不能采珠,可又沒說自己不能賣??!

        自己收購一些珍珠,然后賣掉不就行了?

        結果,這招也行不通。

        白陽看過鎮上店鋪的那些所謂高檔珍珠,絕大部分都是粗制濫造的養殖珍珠,真正的天然珍珠少之又少。

        如果自己拿來賣,肯定會砸了自己的這塊招牌。

        白陽就這樣硬挺著熬了幾個月,現在,實在撐不下去了,店里的水電費已經一個月沒有交了,還有那些貝殼之類的貨品的錢,也沒有還上。

        這些錢七七八八加起來確實不是小數,白陽知道如果買賣還不開張,門店可就真的要關門了。

        就在白陽走神的時候,有人進來了。

        “有人嗎?”

        “有有有!”

        一個穿著西裝、拎著公文包的男人走了進來,環視了一圈,目光落在了抽著煙的白陽身上。

        “這是......墜龍村白家開的店嗎?”

        白陽看向來人,男人三十多歲,外地口音,他的衣服連個褶都沒有。

        男人口中的墜龍村正是白陽的老家,那里據說有龍曾經墜落過,因為得名墜龍村,不過到底有沒有龍,還只是傳說。

        “對,你想買什么?”

        男人從懷里掏出了幾張照片遞給了白陽,照片上是珍珠,而且都是天然珍珠,全部為靚麗的金色。

        白陽睜大了眼睛,這些金色珍珠他曾經親眼見過!

        在白陽少年的時候,他在家里見到過一顆金色珍珠,因顏色不同于一般的白色,白陽十分好奇,白衛國告訴他,金色珍珠乃是先人從墜龍村外的那個墜龍湖中采到的。

        “老板,這種金色珍珠,你這里有嗎?”

        男人瞇著眼睛看著白陽,白陽卻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“不好意思,沒有,你去別處問問吧?!?/p>

        男人笑了笑,“哦,那就可惜了,我可是帶著現金來的......”

        說著,男人打開了公文包,白陽眼前一亮,里面,全都是錢!碼的整整齊齊的,全都是紅色百元大鈔!

        看到白陽不說話,男人拉上公文包的拉鏈,將一張名片放在了桌上。

        “如果你能找到金色珍珠,就打上面的電話?!?/p>

        男人轉身離去,白陽拿起了名片,“吳凱,帝都凱旋商貿公司......總經理......”

        白陽此刻,眼前都是男人公文包里的錢,那些錢仿佛在沖著他招手。

        下水采珠?

        不行,會被逐出家門!

        不下水,自己繼續扛著?

        更不行,那些催款的這兩天就要來店里了,真要是鬧起來自己更慘??!

        白陽沉思了半天,從床下拿出一個烏龜殼,里面藏有六個銅板。

        這龜殼和銅板是白衛國傳給白陽的,幾年前白衛國說過,白陽會用到這個,就交給了白陽。

        而白衛國自己,則在墜龍村的老家安度晚年......

        “如果我真的要下水采珠,到底是怎樣的運勢?測測不就知道了?”

        白陽拿起龜殼輕輕一晃,手腕一抖,六個銅板呼啦啦掉落出來。

        看著卦象,白陽眉頭擰成了疙瘩,“這是遁卦......宜逃遁,讓我逃命?不過如果在逃遁中遇到貴人相助,便可逢兇化吉,反敗為勝......”

        “媽的,我現在都這樣了,再兇險又能怎樣?這金色珍珠,我采定了!”

        小說《詭疍》 第1章 試讀結束。

  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欧美精品视频在线观看网站

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uxuwz"><big id="uxuwz"></big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