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progress id="uxuwz"><big id="uxuwz"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1. 你的位置: 桑德閱讀網 > 都市 > 極巔龍王
        《極巔龍王》最新章節 極巔龍王蕭青帝蘇若顏全文閱讀

        極巔龍王 夢豈

        主角:蕭青帝蘇若顏
        主角是蕭青帝蘇若顏的小說是《極巔龍王》,它的作者是夢豈寫的一都市類小說,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八年腥風血雨,歸來已是榮耀極巔。他掌傭兵百萬,坐擁萬世財富,有至尊龍王之稱。卻在功成名就,天下無敵時....
        狀態: 已完結 時間: 2020-07-30 14:29:19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  十月微涼,一雨成秋。

        東海,西山陵園。

        一襲黑衣的蕭青帝撐著一把傘,擋住淅淅雨水,靜靜看著墓碑,心若寒冰。

        一襲黑色的風衣過膝,身形巍峨,五官宛若刀削斧鑿,劍眉星目,本是絕世美男子的他,目光觸及墓碑上貼著的照片上的一對中年男女時,卻面色猙獰,帶著痛苦之色。

        “爸,媽,我回來了!”

        他的聲音顫抖,逐漸閉上了眼睛。

        “走,走啊…離開東海,永遠也不要回來?!?/p>

        “青帝我兒,一定要好好活下去!”

        “哥,我怕…哥…”

        當年的場景再度浮現,父親悲憤的大吼,母親含著淚不舍的樣子,還有年僅十二歲的小妹那恐懼的眼神仿佛就在眼前。

        八年前,蕭氏集團遭遇最大危機,外有強敵逼迫,幾大不弱于蕭氏集團的公司聯合對付蕭氏集團,內有蕭氏集團的股東的背叛,一夜之間,東海市排在前十的蕭氏集團覆滅。

        當時,年僅十六歲的蕭青帝在從學?;丶业穆飞辖拥搅俗约焊改傅碾娫?,讓他遠離東海,旋即,就得到了自己的父母從集團大樓跳下慘死當場的消息,他唯一的妹妹更是就此失蹤不見。

        家庭覆滅,父母慘死,妹妹失蹤...而后,殺手的追殺,這一切的情景歷歷在目。

        “當年若非我跳海求生,恐怕也無法活下去吧?!?/p>

        蕭青帝睜開眼睛,眼中帶著冷厲之色。

        他低聲自語著,“八年前,我狼狽跳海,九死一生;八年后,我回來了,整個東海,當為我所顫抖?!?/p>

        聲音不大,卻充滿了肅殺。

        周圍,冷風吹來,落葉繽紛,殺氣席卷而上。

        八年前,東海少了個蕭青帝,但,誰也不知道的是,在那黑暗之地,卻多了一尊縱橫無敵的嗜血龍王。

        龍王,全世界傭兵界的無冕之王!

        而今,他回來了。

        辱我者,必屠之!

        當年之仇敵,必斬之!

        他,為殺戮而來。

        天色漸暗,寒風瑟瑟。

        蕭青帝臉色已經恢復冷靜,“爸,媽,這些年來,我動用一切力量尋找當年的蛛絲馬跡,小妹應該還活著,無論如何,我都會找到她的?!?/p>

        當年,年僅十二歲的小妹蕭青煙失蹤,蕭青帝這些年來發動一切力量尋找妹妹,終得知小妹可能沒死,而且,就在這東海之內。

        此次回歸,不僅為了報仇,更是為了尋找至親。

        似是天公作美,雨漸停歇,其他前來祭拜各自親朋好友的人們驚喜之余取出各色貢品,更是準備按照風俗燒紙錢給逝者。

        輕煙從旁邊升起,那是一個身穿華服的青年帶著一群人正在燒紙錢祭拜親人。

        “老頭子,你死的早,留下你兒子一個人受盡欺辱,在家族中也不受到重用,就算去參加林佳琪的訂婚宴,也是因為他們都不想去才扔給我的請帖,憑什么他們不想去,我就必須去...”青年一邊燒紙錢,一邊哭得聲淚俱下,悲傷不已。

        “林佳琪?!?/p>

        一邊的蕭青帝聽到華服青年的話的時候,雙眼一凝,眼中寒光一閃,殺氣沖霄而起,“林佳琪,你,要訂婚了嗎?”

        “喂...”

        這時,一邊那個華服青年已然燒完紙錢走過來,斜著眼睛看著蕭青帝,“讓讓,你這地方少爺放點東西?!?/p>

        一臉高高在上,與之前痛哭流涕的樣子截然相反。

        蕭青帝抬起頭,臉色平靜的看著他,并未有任何反應。

        “這些錢給你,夠了吧?”華服青年從旁邊手下的手中接過一摞現金,往他身上一砸,輕蔑開口,“小子,知道我是誰嗎?王家的少爺王金,趕緊的,拿著錢滾蛋?!?/p>

        “你,東海王家之人?”蕭青帝轉過頭,神色平靜的看著他。

        “怕了吧,別說廢話,趕緊滾蛋?!蓖踅鸢浩鹉X袋,露出傲然之色。

        然而,在他的面前,蕭青帝神色平靜,淡然開口,“給你十分鐘,叫人來替你收尸?!?/p>

        “什么?”

        王金愣了愣,而后則是笑了出來,語氣輕蔑,“這家伙腦袋有問題吧,竟然還敢讓我叫人?”

        對手下擺擺手,自己則是從手下手中接過一根煙,并且,抽搐一張美金鈔票,在手下的打火機上點燃了,以鈔票之火點燃香煙...

        扔掉燃燒的鈔票,吐了一口煙圈,斜著眼睛看著蕭青帝,“美金見過嗎?老子我抽根煙,兌換下來都是七百華幣,你讓我叫人,我一個電話打過去,分分鐘一卡車開過來弄死你,你算什么……”

        話未說完。

        “咚咚...”

        忽然,遠處,整整齊齊的腳步聲響起來。

        下一刻,十個腰間佩戴寶劍,神色冷酷至極的黑衣人快速走來,他們各自扛著一個保險箱。

        “王爺!”

        只見,十個黑衣人全都動作統一的朝著蕭青帝跪下去。

        每一個黑衣人都神色恭敬,周身帶著冷厲的殺氣,使得,周圍的空氣瞬間就冰冷了下去。

        “東西準備好了嗎?”蕭青帝問道。

        “已經準備好了,總共一億美金現鈔,每箱各一千萬?!?/p>

        十個黑衣人恭敬的將十個保險箱放在地上,并且將之打開,顯露出里面裝著的東西,那是...

        一箱又一箱綠油油的美金現鈔靜靜的躺著!

        “靠,什么,美金?...這是真的美金嗎?天啊,怎么這么多?”

        “這些家伙都穿著黑色的衣服的樣子,不會...不會是去搶了銀行吧...”

        “......”

        叼著煙的王金傻眼了。

        從天而降的黑衣人就已經讓他震驚了,而這足足有一個億的美金現鈔,更是讓他嚇得說不出話來,就連口中叼著的那根煙,都忘了拿下來。

        但,他的震撼還未結束,下一刻,他張大了嘴巴,雙眼突出,露出不可置信之色。

        在他的眼前,蕭青帝竟然半蹲在地上,左手拿著一摞美金,右手拿著打火機,直接將之點燃了。

        “這...燒,燒...”

        “燒美金...”

        這特么都什么人啊。

        他人祭拜,焚燒紙錢,而蕭青帝祭拜,焚燒美金...數量一個億!

        十大箱的美金,每一箱內堆放著的都有一千萬,總共一個億,這些足以讓無數人瘋狂的財富,在這一刻卻被點燃了。

        噗通!

        眼見著一摞接著一摞美金被扔進火中,華服青年王金直接...坐在地上,渾身大汗淋漓,臉色蒼白不已。

        沒有理會他人的目光,蕭青帝神色默然,一邊燒著美金,腦中則是想起小時候的一幕。

        “孩子,你知道為什么為父這么拼命賺錢嗎?”

        “是因為爸爸喜歡錢嗎?”

        “哈哈,你爹我這么拼命賺錢,就是為了等以后哪一天我和你媽去世了以后,我留給你的資本可以雄厚到你能拿真錢當紙錢燒給我們啊?!?/p>

        那一年,蕭青帝八歲。

        “多希望這一切只是夢啊?!?/p>

        蕭青帝顫抖著。

        雖然,現在的他,別說是一億美金,就算十億、百億甚至更多也不在乎。

        錢財,于他而言,只是一個數字罷了。

        他若想要,再多金錢亦隨手可得。

        但,他更希望這一切只是個夢,更希望此刻的他依舊是蕭氏集團的少爺,是一個吃喝玩樂無所不做的富二代。

        微風吹過,火光漸旺,幾許青煙升上天空,漸漸遠去...

        “王少!”

        這時,王金叫的人來了。

        二三十個體型彪悍的壯漢沖過來,他們氣勢十足,排列整齊站在王金的面前,“要弄誰?”

        “我我...”王金渾身哆嗦著,結結巴巴的,就連說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        “是他嗎?”

        那群體型彪悍的壯漢看向蕭青帝的方向,這一看之下,只見一群黑衣人神色冰冷,眼中帶著殺氣一起看過來,他們全都懵了...

        剛好這時候,蕭青帝站起身,走到王金的面前,“你,要打誰?”

        語氣平靜,但,卻使得王金渾身顫抖著,再也無法站穩,雙腿一軟,直接‘噗通’一聲跪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“我我...”

        剛剛還囂張無比的紈绔少爺,渾身顫抖著,甚至于,就連嘴角叼著的已經燃盡的煙頭都不敢取下來。

        其中一個腰間佩戴寶劍的黑衣青年大步踏上前,冷聲喝道,“辱王者,死!”

        嗆!

        寶劍出鞘,一抹銀光閃過,直接朝著王金的脖子斬過去。

        “不...”

        快若閃電,躲都躲不過去。

        王金眼中露出絕望之色。

        “嗤...”

        下一刻,劍停,命還在,兩指夾刃,脖頸血痕顯現。

        蕭青帝背對王金,單手夾劍,搖了搖頭嘆氣了一聲:“雨天祭父,其人也孝,饒你不死?!?/p>

        “畢竟,有孝者,不多了?!?/p>

        “是?!?/p>

        黑衣青年恭敬回應著,寶劍歸鞘,王金雙眼發白,渾身哆嗦不停。

        他,已經感應到了冰冷的劍峰帶來的死亡的氣息,差一點點,就真的腦袋搬家了。

        絕望,恐懼,充斥著他的大腦。

        這時,蕭青帝蹲下身子,伸出手將他嘴角的煙摘掉,輕輕道,“祭拜先人,抽煙為大不敬?!?/p>

        “是是...”王金蒼白著臉色,不斷點著頭。

        “今夜是林佳琪的訂婚宴?”蕭青帝問道。

        “是,是...”王金不明所以,哆嗦著回答著。

        “記住,往后多來看看親人?!?/p>

        蕭青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。

        “啊...”王金抬起頭不解的看著他。

        “還不快帶著你的人滾?!?/p>

        黑衣青年叱喝道。

        “哦哦,是是...我馬上滾?!?/p>

        王金如釋重負,連忙帶著他的人連滾帶爬的離開。

        下雨天來陵園祭拜者本就不多,隨著王金的離去,只剩下蕭青帝一行。

        良久,青煙盡散,一億美金化為灰燼。

        蕭青帝雙手負在背后,目光望向墓碑上父母的照片。

        一聲輕嘆,帶著無限的遺憾。

        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

        人間世,最大痛苦莫過于此。

        若能讓父母長伴身側,哪怕以我滔天權勢去換,亦無悔!

        一揮手,另外九個黑衣人盡皆快速離去,只留下黑衣青年跟隨身邊。

        蕭青帝躬身九拜行禮而離去,在他的身后,那個唯一的黑衣青年落后半步跟上,臉上始終帶著恭敬之色。

        不遠處,一個身形高挑的絕美女子懷中捧著一束鮮花走來。

        藍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,將她那苗條的身形完美襯托出來,再搭配一條嫩黃色天鵝絨齊膝裙,一雙黑色的高筒靴,漆黑的頭發有著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膀上,五官精致,清澈明亮的眼瞳仿佛精靈一般,彎彎的柳眉,肌膚***,猶如女神在世一樣。

        她是蘇若顏,東海望族蘇家的后人。

        一手雨傘,一手鮮花,蘇若顏臉上帶著一縷傷感,慢步走過來。傘下,她微微低著頭,一股大風吹過來,她撐傘的手沒拿穩,雨傘被封刮起朝前飛去,剛好掉在蕭青帝的腳下。

        細雨飄揚,潤濕了那一頭青絲。

        蘇若顏連忙追上去欲撿起雨傘,就見蕭青帝先她一步將傘撿起遞過來,她連忙露出感激之色“真是太謝謝你了,剛剛那一股風有點大,一不小心沒拿穩,傘被刮飛了?!?/p>

        在這一刻,四目相對,雙方的身形皆一震,彼此眼中,映射出對方的影子。

        “你...”

        這一刻,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升上來,蘇若顏整個人不由得呆住了,就連伸出去接傘的手也停在半空。

        “你的傘?!?/p>

        蕭青帝提醒道。

        “哦哦,謝謝,不好意思,你有點像我的一個朋友?!碧K若顏察覺到自己的失禮,連忙接過傘道謝。

        說著的同時,想起心中的那個人,蘇若顏眼中露出一縷無奈的傷感。

        “不必客氣?!?/p>

        蕭青帝溫聲道,“山風比較大,將傘撐低一點,以免再被刮飛了?!?/p>

        “好的,謝謝提醒?!?/p>

        禮貌的回應著,而后,兩人錯肩而過。

        “真的好像他啊,只是,兩個人的氣質截然不同,當年的他,嘻嘻哈哈無憂無慮,而這個男子卻氣質高冷,器宇軒昂,無人能比?!?/p>

        往前走幾步,蘇若顏腦中滿是蕭青帝的樣子,忍不住轉過頭去看向蕭青帝,只是,留給她的只是一個背影,只能無奈回首繼續往前走去。

        然而,她沒有發現的是,當她回過頭的時候,蕭青帝也轉過頭看向她,眼中帶著難得的溫柔和欲言又止。

        蘇若顏走到前方墓地,發現墓碑前放著的鮮花還有那還帶著溫熱的灰燼,面色一變,連忙轉過頭尋找蕭青帝的蹤影,卻找不到了。

        “他,到底是誰?”

        ..........

        夜幕降臨,秋雨雖已停歇,天氣卻俞涼。

        楓樹下,蕭青帝束手而立,目光看向皇庭國際酒店門口。

        此刻,皇庭國際酒店外,門庭若市,豪車一輛接著一輛停下來,從中走出一個個的大腹便便的商賈大戶或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女。

        今夜,東海望族林家家主林晟奇之女林佳琪訂婚宴,邀請東海各方名門望族出席宴會,此次,林家欲與黃家強強聯合,結成親家。

        “林晟奇,當年蕭氏集團最大的三個股東之一?!?/p>

        蕭青帝慢悠悠的點燃一根煙,火星閃爍不止,他看向身后恭敬站著黑衣青年小七,輕聲一笑,“訂婚宴若是不添點顏色,又怎能叫喜慶呢?”

        至于顏色,那自然是鮮血的顏色!

        “王爺,讓小七出手吧?!焙谝虑嗄晷∑吖淼?。

        張口輕吐,一團煙霧朦朧間升起來,蕭青帝的神色卻是很平靜,“我要親自出手,必須讓那些家族一點點崩潰,讓那些人在絕望之中懺悔?!?/p>

        東海望族林家!

        多么可笑的字眼,這些年來,若非林家聯合其他幾家瓜分了蕭家,怎么可能會有現在的林家?

        若是讓這些人輕松死去,就太便宜他們了。

        小七躬身行禮,不敢多言。

        “你且避開,我去參加林佳琪的訂婚宴?!?/p>

        掐滅煙頭,隨手一彈,準確無誤的扔進十幾米外的垃圾桶,蕭青帝邁步朝著皇庭酒店走去。

        “站住?!?/p>

        蕭青帝身形巍峨,身穿黑色過膝大衣,氣度非凡,再加上他那英俊不凡的容顏,任誰見了都要稱贊一聲好一個翩翩公子。

        然而,他想進入皇庭國際酒店的時候卻被保安攔住了。

        無請貼者不能入內。

        林家是東海新興望族,林家千金小姐生日宴會,自是將整棟皇庭國際大酒店承包了,非手持請貼者不得輕易入內。

        “無請帖不得入內?”

        聽聞此話,蕭青帝笑了。

        我持屠刀殺人來,何須請帖?

        小說《極巔龍王》 第1章 我持刀而來,何須請帖! 試讀結束。

  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欧美精品视频在线观看网站

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uxuwz"><big id="uxuwz"></big></progress>